歡迎光臨南寧迪拜中醫門診! 今天是
頸椎病 當前位置:首頁>>醫療項目>>中醫痛癥科>>頸椎病

神經經絡療法配合手法治療神經根型頸椎病400例

時間:2014-02-26    點擊數:

 廣西中醫學院 阿聯酋中國中醫藥治療中心  迪拜上海診所    韋守  盧聲聲

    【目的】觀察神經-經絡療法配合手法治療神經根型頸椎病的臨床療效。

    【內容摘要】隨著經濟的迅猛發展,頸椎病已經是全社會的常見病多發病,尤其在經濟發達的地區。本文介紹用神經-經絡療法配合手法在當今全世界經濟發展迅猛的中東阿聯酋迪拜地區就來自世界60多個國家及當地居民對400例神經根型頸椎病進行觀察治療。以其針感強烈,作用迅速,安全可靠,療效確切,取得國際信譽。現報告如下:

ABSTRACT: As the economy has developed rapidly and cervical spondylosis is the whole society comment ailment and frequently encountered disease, especially in economically developed areas. This in meridian therapy with the way in the current world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on the Middle East region has just come from the 60 countries and local inhabitants of 400 cases were a model for observation, meridian therapy due to its strong needles, fast and safe and exactly effect win the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The present report as follows

   【結果】CSR400例,痊愈294例,顯效70例,有效率31例,無效5例。總有效率98.7%,治愈率72.5%,顯效率18.1%,有效率8.1%,無效1.3%;對照組46例,總有效率73.3%;與對照組比較有顯著差異(P<0.01),具有統計學意義。

RESULT: In 400 cases of CSR 294 patients was cured, 70 patients showed progress, and 5 showed no progress; summery estimate is 98.7%; curative rate is 72.5%; summery estimate in control group is73.3%. In this case, heterogeneity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結論】結合經絡理論及神經治療原則,以經絡注射液為注射內容的的神經-經絡水針療法結合手法對神經根型頸椎病相對單純手法治療更為有效。

CONCLUSION Guiding by the principle of TCM meridian theory and Nervestem Stimulation Therapy, using “meridian injection with tuina, the Neuro-meridian therapy is more effective in treatment of CSR.

   【關鍵詞】神經根型頸椎病  神經系統疾病 水針  神經-經絡療法

      KEYWORD: Cervical Spondylotic Radiculopathy, Neuropathy, Acupoint Injection Therapy, Nervestem, Neuro-Meridian Therapy

    一  引言

    神經根型頸椎病(Cervical Spondylotic Radiculopathy, CSR),參照20076月中國康復醫學會頸椎病專業委員會正式公布的我國首個《頸椎病診治與康復指南》,是指由于頸椎間盤退變,突出、節段性不穩定、骨質增生或骨贅形成等原因在椎管或椎間孔處刺激和壓迫頸神經根所致導致其支配區域出現一定程度的疼痛、麻木、感覺缺失和反射改變。1948BrainBull等首先頸椎病的概述,并得到國際公認,并由Brian1952年初步分為神經根型和脊髓型,至今發病人數逐年增長。它多發于老年人,并隨年齡的增加而顯著提高;男性多于女性1倍,而且占頸椎病的60%~70%,是臨床上最常見的頸椎病類型。CSR的主要癥狀為根性痛,主要表現為根性痛,多見肌力障礙、腱反射異常、頸部癥狀、臂叢神經牽拉試驗陽性、影像學改變等等。CSR首先是頸椎因為退行性病理變化,在病程較長時,病人的頸椎容易引起頸椎骨質增生,而轉變為神經根病變的病因因素之一,在椎間孔部,Luschka關節或關節突部骨質增生可以引起椎間孔變窄,使神經根受到刺激或壓迫;神經根硬膜袖部可繼發炎癥反應導致局部血管滲透性增加和循環障礙,根袖部繼發肥厚,粘連及纖維化病變。神經根可呈扭曲變形,為引起神經根性頸椎病的重要因素。其次是因為頸椎間盤、關節突關節、關節囊及其周圍的韌帶等軟組織勞損,常可促使一部分頸椎失去其穩定性。頸、肩部肌肉部組織損傷,導致雙側軟組織肌力失去平衡,而引起頸椎發生移俠,臨床上常見患椎向一側呈旋轉移位,使椎間孔橫徑變小,因而刺激和壓迫神經根而產生癥狀。

       CSR屬于中醫頸肩痛痹證范疇,多為本虛實夾雜合而為病,在內虛外邪的各種因素作用下導致筋出槽骨縫開錯,足太陽經,督脈痹阻不通,出現《靈樞》中的不可以顧,肩似拔,臑似折,頸、肩、臑、臂后外廉痛以及不仁不用等癥狀。本研究選取的樣本病例都為生活在中東海灣地區的人群,來自世界60多個國家與地區,以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迪拜居民為主。阿聯酋位于阿拉伯半島東南端,東與阿曼毗鄰,西與卡塔爾接壤,南、西南、西北與沙特交界,北臨阿拉伯灣,與伊朗隔海相望。受印度洋氣候影響,夏季(410月)氣溫高達45攝氏度以上(最熱的7月份可達50攝氏度),濕度達100%。《素問·痹論》云其多汗而濡者,陽氣少陰氣盛,兩氣相感,故汗出而濡也,因此當人們長期生活起居在酷熱潮濕的環境中,玄府不閉,陽氣津液外泄而中虛,加之迪拜為海灣商業最繁榮的地區之一,職業以辦公人員、IT界白領、教師、技術人員、會計等長期伏案工作的人群為主,頸項勞累,是為內虛。玄府不閉,其風寒濕之邪得以襲之,是為外邪。又因榮氣虛則不仁“ 脾氣熱則胃干而渴,肌肉不仁,故臨床上其頸椎病癥狀又多伴雙上肢麻木不仁為主。

    目前對于神經根型頸椎病有非手術療法與手術療法之分,大多數主張非手術治療,只有少數病例需手術治療,一般不超過5%。但是手術會破壞頸椎的正常生物力學穩定結構,術中可傷害神經,術后則易伴發多種并發癥,如感染、植入物排斥和脫落等。非手術療法一般包括手法推拿治療、頸椎牽引治療、理療、針灸治療、功能鍛煉等。

       “8011”注射液[桂衛藥字(1998)00512]是年由廣西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自行研發生產的藥物。經現代動物學實驗研究證明該制劑運用于穴位注射時,可顯著增加神經節細胞計數,并且能夠有效延緩椎間盤的退化。故廣泛應用于治療各種神經系統相關疾病,特別是神經根型頸椎病中,療效顯著。本文旨在介紹使用該制劑的水針療法治療的400CSR病例,并試圖從麝香的神經生化特性及神經干刺激治療理論闡明其療效,為進一步的實驗研究和臨床實踐提供依據。

    二  臨床資料與研究方法

    一、臨床資料

       1. 一般資料

    觀察病例為20058月至20103月在阿聯酋迪拜上海診所就診的CSR病患者400例。其中男性260例,女性140例,男女之比約2130歲以下24例,3060322例,60以上54例,發病年紀27-60歲,平均46歲。30歲以前發病20例,50歲以前發病270例,50歲以上發病96例,約70%病例在30-50歲。發病誘因:長期伏案工作或低頭位工作286例,伴外傷史48例,先天性畸型24例,無明顯誘因42例。病程2個月至15年,平均3.5年。5%的病例2-5年。并發病:頸性高血壓86例,頸性低血壓72例,頸性腦血流減少128例,頸性眩暈101例,伴腰椎間盤脫出癥28例,腰椎增生184例,腦血栓18例。對照組:46例。其中男性32例,女性14例。

       2. 選擇標準

       2.1神經根型頸椎病診斷標準

    參照《中醫病癥診斷療效標準》[11]和《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12]中有關頸椎病的診斷標準制訂:

       1.    有慢性勞損或外傷史,或有頸椎先天性畸形,頸椎退行性病變;

       2.    多發於40歲以上中老年人,長期伏案工作或習慣於長時間看電視者,往往呈慢性發病。年輕人若有損傷史、勞損史、頸部畸形或其他誘因也可發作。

      3.    頸痛伴上肢放射痛,頸后仰時加重,受壓神經根皮膚節段分布區感覺減弱,腱反射異常,肌萎縮,肌力減退.其范圍與頸神經支配范圍一致;

      4.    頸部活動受限,牽拉試驗壓頭試驗陽性,

      5.    頸椎X線攝片示椎體增生,椎關節增生明顯,椎間隙變窄,椎間孔變小;CT檢查示椎體后贅生物,頸椎間盤突出及椎間孔變窄。

      2.2神經根型頸椎病定位診斷 


 

      2.3納入標準

      1、符合上述診斷標準

      2、影像學檢查顯示與病變節段相一致;

      3、年齡在25~60歲;

      4、病史15年以內(包括15)

      2.4排除標準

      1.    引起頸肩上肢痛的頸椎外疾病(如:肩周炎、腕管綜合癥、尺管綜合癥等)。

      2.    疑似或確認頸椎及椎管內有腫瘤者。

      3.    先天性椎管狹窄者(椎管比值=頸椎椎管矢狀徑/頸椎椎體矢狀徑﹤0.75)。

      4.    脊髓型及混合型頸椎病。

      5.    有骨結核、骨髓炎、嚴重骨質疏松癥等患者。

      6.    有嚴重心血管疾病的患者。

      7.    不能持續治療者。

      二、臨床研究方法

      一共446名病例分為兩組:治療組400例接受神經-經絡療法和常規手法治療,對照組46例接受常規手法治療。各組治療結果經按標準評定后采用SPSS13.0軟件包進行統計處理,計量治療先進行正態分布及方差齊性檢驗,再進行t檢驗,計數資料用χ2檢驗,非正態或方差不齊進行秩和變換分析。相關性檢驗用SpearsonSpearman檢驗。

      1. 神經-經絡療法

      1.1 方法和療程  用經絡注射液20ML×2支,行神經-經絡水針療法,每次選24個注射點,每點注入0.5-2ML藥液。注射時可有酸脹感,有時象觸電樣沿經絡或神經傳感,約30分鐘后減輕或消失,這是良性反應。有時注射點在咽、鼻可聞到一股異香,這是藥力芳香走竄,通經活血的有效跡象。第一周每天一次,一周后隔天一次(也可每天一次),21次為一療程。視病情輕重和病程長短定療程,只有有效,可有至痊愈或癥狀消失。每個療程可隔間一周。

      1.2 注射點選擇原則  以上帶下,以好帶壞,以近心端帶遠心端,以經絡點帶神經點。因此除取常規穴位如風池、新設、肩中俞、大杼等穴位外,還取患側扶突穴(臂叢神經)、手三里穴(橈神經)、少海穴(尺神經)以及啞門、風府、大椎等脊髓體表投影點。

      1.3 水針操作手法[10]  傳統的水針療法在操作上,遵守無菌操作,選準穴位后進針達到一定的深度,小幅度提插(不捻轉),患者有酸、麻、脹等針感后抽血無回血,即將藥物注入穴位,一般每次2~4個穴位,11次或隔日1次。藥物選擇應嚴格查對藥物劑量、藥理作用、有效期等。脊柱和胸腹部穴位不可深刺,慎防脊髓損傷和氣胸。注射時應在人體神經干的體表投影點上注入,以刺激神經干,直接發揮藥物對神經系統的藥理作用。

      2. 手法治療

      2.1 常規推拿:患者坐位,醫者位于其背后,用扌袞法、揉法放松頸肩部、上背部及患者上肢的肌肉約6-10分鐘,以活血化瘀。點按頸部夾脊穴、阿是、風池、風府、天柱、天宗、肩井、肩髃、曲池、手三里、外關、內關、小海、合谷、后溪、神門等穴位,得氣為度,以行氣導滯。頸部旋轉與拔伸法,患者坐位,醫者位于患者背后,兩前臂尺側放于患者兩側肩部,向下用力,雙手大拇指頂在風池穴上方,其余四指及手掌托住患者下頜部,并向上用力,前臂與手同時向相反方向用力,把頸椎牽開。然后進行坐位的頸部前屈、后伸及左右旋轉的頸椎旋轉手法。搓揉患肢1-2遍,拿肩井3-5遍結束治療。推拿治療每次約30分鐘,隔天一次。

      2.2 頸部整復  采取應航[13]建議的仰臥整復手法,令患者無枕仰臥,術者雙手重疊置于患者的后頸(C3-C6)使頸后群肌肉收縮且椎骨上的正壓力均減小到零,再微微上托12cm,沿著頸部固有的生理弧度,給向受損頸椎節段做一個回復力,同時向頭頸方向拔伸,使二力合力沿著生理弧度切線方向,使純拉應力分布于頸椎各活動節段,當拉至最大位移處,椎間盤所受的壓力減至最小,左右微微轉動,使頸部繞縱軸環轉45°左右,從而對椎間盤纖維環施加張力,恢復其彈性。并采取陸然[14]等建議的在頸椎中立位或輕度前屈位下予頸部斜扳手法。

      三、療效觀察

      1.觀察指標

      1.1一般項目

      姓名、年齡、性別、病程、等。

      1.2癥狀體征

      1.2.1 主要指標  


 

      1.3癥狀積分統計

      治療前積分:治療前各項得分之和。

      治療后積分:最后就診各項得分之和。

      療效指數=(治療前積分治療后積分)/治療前積分*100%

      1.4療效判定標準

      臨床控制:癥狀體征消失或基本消失,療效指數=90%

      顯效:癥狀體征明顯改善,療效指數=70%90%

      有效:癥狀體征均有消失,療效指數=30%,<70%

      無效:癥狀體征無明顯改善,療效指數達30%以下。

      四、治療結果
       CSR
400例,痊愈294例,顯效70例,有效率31例,無效5例。總有效率98.7%,治愈率72.5%,顯效率18.1%,有效率8.1%,無效1.3%;;對照組總有效率73.3%;與對照組比較有顯著差異(P<0.01),具有統計學意義。

      五.典型病例

      患者Mohammad Al Falasi,男,63歲,阿聯酋籍人士。2008412頸肩部疼痛10年,加重1個月前來就診。患者自述十年前被駱駝撞傷后,常常感到右側頸肩部疼痛難耐,勞作后加重;2年前又被駱駝撞傷一次,之后疼痛逐漸加劇,近一個月已是劇痛難耐,并伴有頭痛、右側肢體麻木,上舉動作和外展動作活動受限;既往有腎結石病史。查體:BP174/98mmHg,頸部肌肉僵硬,C3C5棘突間隙壓痛,放射至右上臂外側和右側肩胛菱形肌;壓頂試驗陽性,右臂叢神經牽拉試驗陽性,右肩三角肌肉松馳,肌肉萎縮,感覺遲鈍,撓骨膜反射減弱,肱二頭肌、肱三頭肌反射減弱;X線側位片頸椎生理曲度變直,C4/C5間隙變窄,C37后緣骨質增生。正位片C4-6鉤椎關節變尖。腦血流圖椎基地A供血不足,肌電圖:三角肌,小魚際肌多相波增多,同步加強,擬外周性運動神經元受損。診斷為外傷性神經根型頸椎病。

      治療:按神經-經絡療法,用經絡注射液2支,第一次取C5-C6間隙,向神經根左右華佗夾脊穴各注入;又取臂叢神經點和右側肩中俞。藥液注入后有強烈酸脹麻感并沿著尺神經分布區域傳導,上肢微微抽搐。第三天疼痛略微緩解,并見活動度增大。繼續一程的治療,患者疼痛消失,沒有反復發作,右臂肌肉增粗,肌力增強,運動感覺,反射正常,能正常工作。隨診1年,未見反復,療效判定為痊愈

      患者Nahid Hilal,女,40歲,敘利亞籍人士。2006611頸肩部疼痛1年,腹脹便秘1前來就診。患者自述自一年多前無明顯誘因下出現頭暈頭痛伴上肢麻木,久坐后加重;背部疼痛,呼吸困難,腹脹便秘,全身乏力水腫。既往有痛經子宮肌瘤史。查體見神情,BP90/60mmHg,面色蒼白,頸部肌肉僵硬,C1C6L1-L2棘突間隙壓痛,雙上肢麻木,壓頂試驗陽性,雙上臂臂叢神經牽拉試驗陽性。腹部膨隆,肚臍周圍可觸及不規則3X4cm包塊。診斷:CSR合并不完全性腸梗阻。治療:在大椎、雙側手三里穴(橈神經)L1-L2(脊髓神經支配大腸的節段)注入“8011”注射液。三天后大便已通,頭痛頭暈緩解,麻木減輕。經過兩周持續治療后麻木和腹脹都已消失,飲食正常,二便調,患者情緒愉快。隨訪半年,未見復發。療效判定為痊愈

 

        討論

      1 .關于神經-經絡

      早在1959年上海第一醫院人體解剖教研組就通過解剖發現8條經57個穴位下100%有神經分布,而且經絡路線與神經分布路線一定程度上符合[1]。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到本世紀初,就出現了薛崇成[2]中樞興奮擴散假說、孟昭威等[3]第三平衡論、謝益寬[4]運動神經元柱假說、朱兵[5]“骨骼肌鏈假說、張維波[6]“軸索反射接力聯動、汪桐[7]二重反射、等。這些假說或從循經感傳現象或從解剖結構方面提出了針感和針刺效應的實現,依賴于神經系統結構和功能上的完整。羅燕[8]也認為全身大多數穴位或其附近均有神經干或較大神經分支通過,穴位處從表皮到肌肉各層組織中具有豐富多樣的神經末梢、神經叢和神經束。經絡的循行分布大部分也與周圍神經分布一致。經絡感傳中有時伴有循經出汗、循經汗毛豎立、循經皮丘帶等也表明了經絡與自主神經有關,日本森秀太郎(1956)通過研究發現,在全身經穴中約有一百多個經穴在下面有神經束走行,大多是臨床的重要穴位。本療法經絡取穴,首取督脈,督脈為手足三脈之會,總督諸陽為陽脈之海,取之令陰平陽秘,氣血通暢,經氣貫通。通則不痛。頸椎病常見的頭,頸,肩,背,臂痛,麻木僵硬諸癥因而消除。

      2.經絡注射液(8011注射液)治療頸椎病的原理:

      因其是麝香的水溶物(wsf)具有顯著的消炎作用,無論是炎癥的早期與末期,急性期及慢性期的全過程都有的抗炎作用.[15]其作用機理是抑制炎癥引起的血管性通透增加,減少炎癥的滲出,其作用是蘆丁的3倍,水楊酸的40[16].另方面抑制白細胞的游出,阻止各種有害物質進入細胞內,減少對細胞的毒害,其作用強度是水楊酸的10倍,氫化皮質酮的20倍.

    2.再方面是抑制血小板聚集及提高CAMP 的水平.促進局部血液循環提高局部細胞的有氧糖代謝及其他物質代謝運走及排除滲出液致病因子及其共產物,物質代謝不全酸性產物而使炎癥消除。因此8011注射液治療頸椎病就能抑制和消除頸椎病引起的組織有菌和無菌炎癥,充血,水腫,變性,萎縮,增生,痙攣疼痛等改變。以解除對神經根,椎動脈,交感神經纖維或脊髓的激壓而達到治愈的目的。臨床上應用8011注射液治療頸椎病絕大多數患者癥狀體征都能消失,畸形糾正,但亦有極少數患者與治療前無甚變化(約1.3%),這部分患者可能合并腎上腺不全,因為動物切除腎上腺后(WSF)的抗炎作用即消失.3.表明8011注射液只能在腎上腺功能正常的頸椎病患者才有治療作用。也提示我們在治療頸椎病時,對那些療效不佳者可考慮聯用糖皮質激素。

      3. WSF 可能有一種能迅速通過血腦屏障直接作用于中樞神經系統的生物或生理活質,這種活質能促進和改善神經細胞的代謝,恢復因頸椎病所致的腦慢性供血不足而致的慢性腦功能衰退的正常功能。8011注射液,神經-經絡療法是治療神經根型頸椎病的理想療法。

      4. 運用神經-經絡療法治療神經根型頸椎病是一種獨特功能的新療法,它集祖國醫學的經絡學說和現代醫學神經學說與一體,這一療法的特點是:1.注射多是神經根,干,敏感點和經絡之穴位2.傳導遠多達病所和沿傳入通路向中樞傳導3.療效快,效果好,遠預期療效好,4.可獲生理或解剖性功能回復5.有可促使細胞再生(含神經細胞)或重組6.增強組織的細胞代謝促使變形或萎縮的細胞,(含神經細胞的復原(復活)7.增強腦皮層細胞和脊髓細胞的代謝,增強中樞的調節功能和體液調節功能。這種療法既使藥直達病所和通過神經-經絡傳抵病所和神經中樞而通過神經和體液調節機能而達到治療的目的。五年以來我們在迪拜治療400多例神經根型頸椎病等疾病中,充分體現這一療法的神奇般療效。

 

參考資料

[1]關于針灸經穴形態基礎研究的初步報告 全國中醫經絡針灸學術座談會資料選編 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59:213

[2]薛崇成.大腦皮層體感覺運動區病損時自發的經絡感傳現象[J].天津,1978,(11):508-511

[3]孟昭威,祝總驤,胡翔龍.五年來我國經絡現象研究的新進展[J].針刺研究,1984,(3):207-211

[4]謝益寬,李惠清,肖文華.經絡和循經感傳的神經生物學性質研究[J].中國科學:B,1995,25(7):721-731

[5]朱兵,賁卉,徐衛東,.神經骨骼肌的繼發性興奮—“循經感傳機制研究(1)[J].中國針灸,2001,21(4):217-220

[6]張維波.現代經絡研究中的三個主要思路兼論循經感傳現象的機理[J].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2001,7(6):46-48

[7]汪桐.再論經絡實質的二重反射[J].上海針灸雜志,1986,(2):32-34

[8]羅燕 論古典經絡功能系統與現代神經內分泌免疫網絡學說的融通 河北中醫2007,4(29),4

[9]中華中醫藥學會第五次眼科學術交流會論文匯編,2006

[10]劉蘭瑛 水針療法在臨床中的應用 針灸臨床雜志1998(14),4

[11] ZY/T001. 1001. 9-94. 中醫病癥診斷療效標準〔s.

[12]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s.1993. 139.

[13]應航仰臥整復手法治療頸椎病的生物力學因素[J].中國骨傷1997,10(4):43~45.

[14]陸然、李宗民從解剖角度探討旋扳頸椎和暴力強屈腰骶關節引起的并發癥原因[J].按摩與導引,1993,3(6):6~9.

[15] 陳雪 等《中草藥》12.5 44 81年。

[16] 朱秀媛 等《中草藥報 1989.

萬物相生,此消彼長,又到一年三伏灸。借陽補陽,順勢而為,事半功倍!迪拜中醫三伏灸7月12日正式開始,咨詢電話0771-5866128
相關閱讀:
广西快乐双彩开彩公告